"

泛亚电竞|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泛亚电竞|官网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泛亚电竞|官网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首頁 > 你做過什么奇怪后怕的夢?

你做過什么奇怪后怕的夢?

互聯網 2021-04-20 22:16:54

現在6:51分,6:46分醒的,其實我也不知道該不該寫這個夢,我也不敢告訴家里人,凌晨大概一點半睡的,我床靠窗,腦子里能記得感覺外面有光但我沒有睜開眼,半睡半醒中自己似有似無地用枕巾來把眼睛遮住,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開始做夢了,第一個夢是在夢里做夢,說在夢里夢見我結婚的時候在老家鄉下舉行,場景就是全灰但是有關喜事的地方都是紅的,吃席的時候有人也不知道是誰告訴我,說我爺爺現在才“去世脫陰”也不知道“脫陰”一詞到底是什么說法,我記得我爺爺明明在我小時候四五歲上幼兒園的時候就去世了啊,去世前還叫我名字,我記得的那天早上不知道是七點還是八點,天還是淡藍偏深的色,還在吃包子,當時就有人來找我說讓我回家,包子還沒吃丟了就往家里跑,我記得在我爺爺遺體前磕頭也磕響了的,為什么要夢到這些;然后場景又切換到跟我媽和對我很好的表哥親戚那些在外面吃席也不知道是什么事的席,我本來從小挺本分老實守規矩的,大家都一下進場準備做下,面前還有一個位置,其他人都坐下了包括我哥和我媽,然后我問我哥就坐這嗎?他說肯定啊不然坐哪?話音剛落就被其他人搶了座位,我媽就說你傻站著干嘛不坐,接著就突然出現一個老太太就是電影里那樣從我身后由右往左橫著飄過來,我現在打字的時候背部還涼一下,看她也不面熟,但是面部也是灰色的,似乎是她的怒視表情在往下看而我在往上看那種就在它下巴下面一樣俯視我,但是她是跟我直視的情況下就有那種視覺差,真是奇怪,當她飄我面前的時候我不覺間就像上半身下腰那樣平躺著,似乎是被她壓著一樣,夢里就很恐懼,然后胸部肌肉感覺一抽就醒了,但是是醒在夢里,然后我就又在夢里告訴我爸媽我做的夢,才剛講到結婚,又是那種感覺我的胸部肌肉一抽就醒了,心臟跳動厲害,醒了后就把枕巾拿開,以往我都是記錄在微博,這次我直接來這里回答。

————————————————————————————————————————

那就再寫一個吧,也是我自己的稀奇古怪,從未發布在網上,但是通過微博私信給一個名人,由于習慣不好,斷斷續續的敘述,她只看了1/3就沒看了,也沒回,怪我自己,對,就是香港電影里經常出現的那個算命的大師,麥玲玲

對話是18年4月16日早上7點10多分左右

內容我也懶得打,直接復制記錄,如下:

大師您好,我是在電影里面看到過您,我個人因為天天失眠,也會經常做夢,偶爾會夢見自己覺得好的東西,身體就會自己控制自己醒來,然后用文字記下,剛才做了一個夢把自己是完全嚇醒準確來說是感覺被其他東西我不知道的東西控制醒,前段記得不是很清楚,大概就是遇到很多死人尸體鬼怪之類的,就是一般的噩夢,后段就是,我跟我現在的妻子似乎還有一些認識現在又記不得的人一起走到一個,像四合院的平房,然后平房中間的地方有個辦公桌,您就坐在那里,開始是其他人坐在您面前交談些什么,我站在那些人后面,后來您看了下我,然后就過來把我手臂拉著,用拇指和小指好像從手臂肘關節下面還是上面一點(忘了)的地方量了一下,微笑著對我說,你是個好人,當時我是站著,然后 您還蹲著把我鞋脫下,說我是肉腳,不能穿那個鞋,說我腳拇指尾關節那個地方大了一點,然后又站起來,把我拉到一邊微笑著說,還有件事一直跟著我 我妻子問我是什么事,我就吼了她,她就去了旁邊,我當時腦子里就只有一件事,我就說了以前女友宮外孕做了手術,你依然微笑著點頭,然后您就讓我去您辦公的地方后面有個像鐵皮做的長椅那里坐著,我就過去了,似乎背后有個樹把光遮住的,我過去的時候似乎只有一個長椅,然后您就繼續坐著給其他人交談些什么,過了一會兒,您就走過來了,我問您需要怎么治,您說只需要喝水就行,然后您就從椅子旁邊的桌子下面有個水瓶,水瓶是那種老式用竹簽橫著編制而成那樣,當時我過去的時候是沒有桌子和水瓶的,然后您就把水瓶里的水倒在一個白碗里,放在我面前,碗里的水看著就很透徹,見不到底的那種透徹,然后說了句,喝水,我身體就突然控制不住了,感覺身體里還有黑色的東西不聽使喚在掙扎,耳朵也突然蜂鳴,然后您又說摸耳朵,身體里的黑色東西似乎在帶著我身體慢慢掙扎著摸了耳朵,然后您又說喝水,似乎身體和體內的黑色東西就掙扎不了了,但是還是很難受想掙扎,就快要喝的時候,就像黑色東西控制我醒那樣就逃跑掉了,不是那種嚇醒,是像被控制逃跑出夢里一樣,因為我現在就是有那種控制自己醒的能力,醒的時候大概在6點45分 感覺自己就像是在過黃泉路,您給我喝的是孟婆湯,關鍵是我最后一次從電影看到過您可能都好幾年了,卻在先前夢到您,有緣請您務必給看看有沒有些什么預意,我也是第一次做這樣奇怪的夢。

————————————————————————————————————————

你是我心愛的婊子 高三畢業之際 班里隨意一個齷齪丑逼都能把你操了 你卻在我面前裝清高 當你求我的時候 我狠心拒絕你 女人 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

我自己過得不怎么樣也就罷了 他媽的連夢里的自己都過得不好 似乎只有一個在游艇上操美女的自己過得不錯 但很久沒聯系我了 真是應了那句話 窮在鬧市無人問 富在深山有遠親 連夢境都這樣現實

————————————————————————————————————————

夢境 我愛你 我愛你的他 我愛你的他的他 凌晨兩點 你在三個手指頭上畫上呆滯表情各表示這三個 然後唸叨 當你隨機唸到一個 表情變成微笑 那就是那個人了 這是他媽的什麼莫名其妙的夢

————————————————————————————————————————

夢境 類似電梯井的地方有倆用螺絲固定的梯子 高幾十米 你站在上面搖 都快搖散架了 我讓你過來 別搖了 你不聽 我說那你去死吧 你媽逼 你縱身一跳 老子還沒有反應過來 我都沒有看見人 只聽見與地面撞擊的聲音 把老子直接嚇醒

————————————————————————————————————————

剛做了個夢 夢見一首甚是完美好聽的歌 故意醒來記歌詞 結果只記住三句:天空的月亮 不知該懂不該懂 停在了姑娘臉龐上 好像是爵士風格的曲子 依稀記得那男聲非常地迷人夢境是打臺球的時候聽見的 或許幾年 幾十年后 會有這樣一首煽情的歌出現 讓世人為之動容

————————————————————————————————————————

一晚的噩夢,現在頭疼的要死,大概就是一群很好的朋友,從小到大一起嬉笑追逐著去一個地方,沿路被嘎嘎剛那類怪物獵殺,它還可以隨時變成各種肉眼可以看見的昆蟲跟著,很多朋友被各種變態的方法弄死,當然我也不例外,後來是一個什麼師傅出來找到死的地方作法,才讓怪物禁錮,從它臉那裡割開讓它顯出人性,居然還他媽是個帥哥,然後也被高人一刀把脖子割掉,後來死的那幾個又被封成佛,居然還有古天樂,吳彥祖,我去;第二段夢就是,我跟妻子和一朋友經過以前上學路過的巷子,那朋友說中了五百萬,要去領獎,我說借我二十萬唄,他很蔑視且沒有理我,然後我妻子就跟著他走了,走了,了…

————————————————————————————————————————

好吧,我今晚寫一個前晚做的夢,大概是凌晨的樣子,我自己一個人開著我另外一臺六代雅閣行駛在一條鋪滿脆石的鄉間小道上,沒有任何一盞路燈,衹有我那老車微弱的鹵素燈光照著前面,路面很窄,周圍佈滿了雜草和很高的像蘆葦那樣最高處長有白毛的草,反正就像走不出去的迷宮一樣,車繼續行駛著,轉彎處就開始出現矮壯繁茂的樹了,突然一顆,上面就掛著一個上吊的尸體,嚇得我夠嗆,繼續加速往前開,又出現很多樹,同樣,每棵樹上都掛著一個上吊的四肢垂下的尸體,那麼黑的夜,那麼弱的光,那麼窄的路,那麼令我背皮發麻,讓我想到了我的父母親,那個一直守護著我的父母親,無奈直接嚇醒,太瘆人了,語言形容不了的恐懼,回歸現實,我又該怎樣守護我的父母親呢?

————————————————————————————————————————

剛才做了個奇怪的夢自己父親是個教英文很好的老師我遲到并出現在他課堂上同學們很愛戴他我還是他的學生夢里有很多小學同學場景突然切換到一場酒店房間兇殺老子嚇慘了結果是他們在演戲我還問了他們至今我才發現是我小學暗戀的那個女孩子的情況他們也不知道我甚是遺憾后來一起去爬山路小陡峭且是最后一個人走一步就會垮塌那種相當嚇人塌陷著突然地上出現一座莊園用粗的鋼絲網圍著像迷宮一樣里面突然出來一些外國人全副武裝像特種部隊一樣到處張望著但又似乎看不見我們聽不見我們一樣無路可走大家就跳進去了進去后才發現進來就出不去了這時從遠處又跑出一群外國瘋子追我們大家全部散開了我就跟一個男的倆人一組了(感覺像嘲笑鳥劇情一樣fuck)我們就跑進了像地下停車場一樣的地方還是像迷宮那樣的實體墻隔著到處都是走廊和房間我們聽見有人過來了就跑進一個房間躲在一個藍色塑料薄膜后面以為他們看不見結果他們過來了假裝沒看見對著我們撒尿突然就對著我們猙獰的笑把我們拉了出去打我們我們就跑沿路都是那種令人心畏的場景后來我說一直這樣跑不行太弱了打不贏我就和他一起努力瘋狂健身擼鐵倆人練了一身肉后面就沒人敢跟我倆打了估計看著像老手又壯實我們就到處游走找其他人恰恰遇到兩個像我們當初剛進來時一樣的外國人一個瘦弱矮小的瘦子一個高大肥胖的胖子畏畏縮縮的到處張望看著我們就躲我倆過去準備欺負他們踢了幾腳問了些瑣碎話那胖子居然用英式川普回答逗笑了我就放了他們然后我們就繼續溜達到了一個周圍沒人且安靜的地方看到一小群人在一個像樓梯一樣但是又封起來的格子里面坐著里面看起來全是屎尿混合著的臟東西惡心至極但是那些人都面無表情的坐在里面互不搭理似乎在這樣一個環境里屎尿混合物沐浴才算搭調應景我想了想就說我們也去那人說好臟惡心我說不怕人家都在我們就過去了大多數都是肌肉超級發達身材魁梧帥的掉渣的外國男人在里面泡著進去的時候他們沒有和我們發生沖突只是輕蔑的看了我們一眼后來才知道很牛逼的人才配有資格在里面泡著于是我喊了句你們是一群大帥逼那群人就似乎聽懂了一樣很贊成我說的那話瘋狂地高興地呼喊著我就內心很激動然后就醒了

————————————————————————————————————————

昨天早上在夢裡才明白 其實人做夢是因為在另一個時間層的自己已經死亡 而人在死亡之前大腦會出現自己那個時間層生前的一些畫面 而這些畫面會在死亡的時候出現並共享出來給其他時間層沉睡的自己 這才是人們所謂的夢 ????

————————————————————————————————————————

今天第二次做了那夢那個時間點的我過得挺好 至少我覺得 身處這個時間點的我就覺得很欣慰了 居然還有一不認識的哥們兒在泳池淺水區當我們的面跟馬子玩仙人抱柱 我也是醉了 不過說真的 挺懷念夢里那群不認識的哥們兒 那個點的我應該也會夢見這個點的我所過的生活吧 …

————————————————————————————————————————

我愛你到什么程度 在一場多角戀的夢里 主角除了我都是你

————————————————————————————————————————

剛又做了一個 色情 暴力 血腥 愛情 誤會 復仇的夢主角不是我 但是我像是隱形人就在旁邊觀看一樣 類似老港片的情節 第三次做這樣的夢如果能放映成像 拍成電影的話 不知道有多賣座 不知道得有多虐心 三個夢都非常非常虐心 哥們兒在夢里就已經很難過 情節都非常奇特宛轉 論電影的話肯定能成歷史經典之作 恰巧女主最后都是不在的 留下的都只是男人一個在世 第一個夢結尾大概是男人踏上艱難的尋找女主之路 而且夢里能聽見一首天籟 非常迷人地歌 第二個和第三個是女主離世 第二個記不清 只記得最后畫面有一片藍藍的海 第三個女主則是因誤會含恨自殺 三位女主身份和人生都不同 唯一相同的就只有 都乃難尋之人

————————————————————————————————————————

剛做夢夢到一句話 友誼是愛情的一把鑰匙 沒有必要為了愛情去吃屎 這是他媽的什么邏輯 ????

————————————————————————————————————————

剛做夢又夢到一句話 我逐漸長大 變得結實 強壯 為的是陪伴那個弱小的我一起旅行

————————————————————————————————————————

我才想起以前做了一個夢夢見飛船到地球 下來穿盔甲的人拿激光槍殺地球人 一片恐慌 還做了個是夢到空中一條噴火的龍 我還坐上了龍頭 最近做的夢是一群人被關在像校園的地方 不斷有人變異 然后吃人肉 只要發現變異就要馬上用布捆著燒掉 突然大規模變異 大家瘋狂逃串 爬上防護網 似乎被咬 就直接嚇醒了

————————————————————————————————————————

剛睡醒夢里只要在手機輸入一串數字 按撥打鍵 身邊會立刻感覺一陣短暫的清風 這熟悉的感覺和夢

————————————————————————————————————————

夢里都會有讓人感覺生活很美好的美麗動人女子 醒了也都會有莫名的失落感

————————————————————————————————————————

夢醒 又夢見一句話 生活就像鬼 每次捉鬼 都要相當小心

————————————————————————————————————————

夢境 我又像一個時光穿梭者出現在一間在鬧市街頭的店鋪裡 外面已經沒有人 有的只是大量的裝甲車火箭發射器 好吧 這次應該是大規模戰爭 男A是個外國人他居然用中文跟我和男B中國人交流 男A說 看吧 快開始了 馬上就可以欣賞絕無僅有的風光了 於是他把玻璃窗關上 外面沒有任何防護 我說 安全嗎 男A說這是自動秒修復玻璃 男B倒覺得我大驚小怪 好吧 我是穿梭者當然不知道 臭屁什麼 我們就坐下來吃東西開始交談 過了一會兒 外面就開始各種槍林彈雨火光四濺 玻璃窗瞬間出現無數裂縫 但是頃刻間又恢復原樣 內心感歎 牛逼 又過了一會兒像是核彈那樣在我們外面炸了 玻璃都成灰塵狀態像海浪撲過來要淹沒那樣 我以為撐不住了 結果稍久就又恢復原樣 一輛重火力的直升機從我們外面起飛 似乎發現了我們居然安好無事在吃東西 他們朝我們開火 各種猙獰表情謾罵 但是沒辦法 打過來全擋住而且恢復了 他們就飛走 很快到了似乎結束的時候 門外有個女的敲玻璃門 男A就去開了 女的進來也不說話臉上沒有表情似乎不爽 直接進廚房做飯 男A小聲對我們說 她已經有了地球人的思維 不想離開 男B表示詫異 我靠 你倆是外星人 難怪敢在我面前這麼屌 接著外面開始有人走動了 一個男的看見我 然後用手勢示意我給他槍似乎想參加戰鬥 我搖頭 又一個美女出現敲門 男B看見立馬就去開 讓她進來坐在旁邊桌上 然後讓我幫他加微信 我說這麼想泡人家嗎 男B卻說 男A是第一個射王我可不敢和他比 男A確實挺帥 確實夢裡就是這麼記憶的 靠 真污 我們那樣開玩笑 男A依舊一臉惆悵不說話 然後就醒了

————————————————————————————————————————

夢境 我像一個時空旅行者一樣徘徊在各種年代 像在異次元類似民國一樣 主角感覺是我又不像我 我就是站在那裡看著 男女主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感情很好 後來知道男主家境算是殷實 長大參軍回來女主已經嫁人 但是放不下 無奈還是重新找了一個愛人 後來女主丈夫死了 男主結婚把兩個美人同時娶了 看來也是一件佳事 往後過了幾年家境似乎有些衰敗 同層人士間類似於對權利的嚮往 阿諛奉承高層 就因為高層在聚會上說其他那些人帶的表很稀奇 而男主帶的表委婉說好 長輩就覺得顏面掃地 事後把他的老婆五花大綁按在紅布臺階上 讓另外兩個類似紈绔子弟的人白布蒙著眼睛 準備去凌辱她 以為凌辱倒算是好事了 結果是張開嘴巴用牙齒活生生去撕咬扯下女主眉心的皮和骨 另一個繼續咬掉臉 來來回回 腦袋都咬得變形 男主無奈做不了任何事 直接難過醒了……

————————————————————————————————————————

剛醒 又再次在夢裡聽見一首超無敵低沉男聲嗓音的柔情歌曲 晃眼一看歌名似乎好像是A Girl Riving Love 剛看就醒了 好幾次在夢裡聽到現實裡未曾有的天籟 …

————————————————————————————————————————

我抓起一把泥土隨風撒掉 在你坐上小車遠離而去的時候 但我卻會對外人說 我揚塵為你 當你在路上 其實這場景就是我以往的夢境罷了

————————————————————————————————————————

剛才做了一個夢 夢裡看了一場驚悚的電影預告 年代大概是二戰期間的樣子發生在關於火車軌道的故事 一個外國人被一群人兇殺肢解 神奇的是只剩一雙腳可以活動跑掉逃到了修建火車的地方 人們也不怕這雙可以到處走動的腳 似乎這雙腳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人們為了紀念這雙腳亦或是人們覺得這雙腳不吉利便把他做成了鋼鐵的包裹了起來立放在火車廂上面 這雙鋼鐵的居然又有了所謂的生命力 但是沒辦法一直被固定在車廂上面動不了 隨著新時代的到來 老式火車逐漸淘汰 這雙鋼鐵腳跟隨的那節車廂也一樣逃不過命運安排 但是在被快銷毀那一刻這雙立在車廂上面的腳突然跳起來變成了一個火車廂之間的鏈接卡扣把那節老式車廂扣在新火車廂後面逃離了被銷毀的命運 還是我拿著手機看的黑白系列的熒幕電影

————————————————————————————————————————

6.22.2020早上7點左右

一下跳躍到一座視角看上去周圍全是昏暗的小島礁上,島上只有兩個人,周恩來毛澤東,毛坐在輪椅上依舊大腹便便,周則坐在一塊石頭上還是那身灰色的中山裝白色襪子黑色布鞋給人感覺那么清廉樸質,我只和周對話一陣然后提到說美國把航母開到我們外面了,他問是誰指使的,我直接派人把他暗殺了,毛則直接說馬上調軍隊把他打出去,我答在知乎上看見有網友說了但是我沒記住,支支吾吾一陣就突然沒畫面了,像我這種笨腦子的人,估計偉人都覺得和我說話簡直是浪費時間吧,就連在夢里感覺周依舊是毛背后的男人操縱著一切,個人覺得現實角度看偉人們確實做出了無與倫比的貢獻才有了我們現在的生活,從佛家的角度看,他倆的罪孽深重,以至于只有他倆搭伴被困在無邊無際的苦海上不知道多少年(現實與夢境的時間計算不知道能不能一致)。

免責聲明: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并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泛亚电竞|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